海外猫咪

  海外猫咪藤萝见状,脚步一移也跟了上去,随着逆天一同站在几棵生长茂盛的大树后,望着不远处的一排二层竹楼,轻轻叫了一声,“嫂子?这里是……”

  逆天头也没回,目光含笑地望着前方,轻声说了一句,“我家。”

  随后,便冲藤萝微微摆了摆手,藤萝虽然心下好奇,却也住口不语了,只是神色间难掩奇色地跟着她望了过去。

  只见那竹屋门口一大片空地上,竖着几十根错落有致的木桩。两个十来岁光景的小女孩,正站在木桩上试着腾挪跳跃。

  那方似乎正值隆冬之际,两个小家伙身上穿着一袭薄薄的青色短打,木桩上的白馥馥的雪没有清除干净。

  其中一个小丫头从一根木桩跃到另一根木桩上时,被冰雪滑了一滑,整个小身板便打着横直直地倒了下去。

  另一个见状眼疾手快扯住了她的手腕,结果自个儿脚下也被绊了一下,两个小家伙便啊呀一声大叫,抱团滚下了木桩,重重地跌在了地上。

  逆天虽然记得眼前这一幕,但一别经年再次亲眼目睹,却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。

  她记得那次摔得还挺重的,尤其是某人,成了她的垫背,腚上青了一块,足足养了三天才渐好。

  这时竹楼的门被打开了,一个穿着灰色马甲,下面着了条不伦不类运动短裤的老头儿从里面跳了出来,哇哇大叫道,“好啊!老头我喝口茶的功夫,你俩个死娃娃居然就偷懒不练了!你说说看你俩,这像话么?我们古武一派,特么早晚毁在你们两个小混蛋手里!”

  说着,竟从门背后掏出把随时随地时刻准备的扫帚,追着俩人挥舞了过去。

  两个小人登时从地上蹦了起来,一个伸手捂着腚急急跳脚离开,另一个却早已身轻如燕地跳上了木桩,等老头儿的扫把挥到那根木桩上,她便已唰一声跳到了另一根上。

   糖糖淑女身影秀丽迷人

  如此反复了十几次,身如灵猴腾挪闪躲,倒是把木桩下拿着扫把追赶她的老头累得不行。

  老头一手叉腰,指着那站在木桩上朝他咧嘴嘻嘻一笑的小姑娘,气急败坏地叫道,“你这臭娃娃,其他功夫倒是练得不伦不类的,这跑功却是一流。”

  逆天躲在树后,急忙伸手捂住嘴,这才将笑声抑制了下去。

  “诶哟,我的……PP。师父,你这是干嘛呀?我俩什么时候偷懒了?这不练功练得一不小心,从木桩上掉下来了么?”

  老头登时眼一瞪,气哼哼地叫道,“都练了这么多年木桩了,看看看看,看看你俩,扎个马步也歪歪扭扭的,这让为师情何以堪呐?为师一而再再而三跟你们交代过!这我们古武一脉,将来就是要靠你俩发!扬!光!大!的!不说光宗耀祖光耀门楣,你俩至少也要给我靠谱一点点!”

  摸着腚的小姑娘,望着另一个在师父背后比手画脚,学着师父叨叨念念的小女孩,忍着笑憋得一张小脸都有些通红。

  老头忽地一个大转身,吹胡子瞪眼望着站在自己背后,小嘴叨叨念念,小手学着他到处指指点点,没来得及放下的小丫头,又是好笑又是好气道,“你这小混球!你别走,你给我站住!!”

  “师父,要不今天我们下山去馆子吃一顿吧!我们点个红烧圆蹄呗!师姐说,我们好久没闻到肉味了!”小朋友头也不回撒腿就往竹楼跑去,边跑边叫道,“师父我先回去换衣服!五分钟后我们出发!”

  “臭丫头!”老头气哼哼地插着腰,跟着她往主楼里跑,跑到一半路又掉转回头,气呼呼地瞪了一眼挺着个小腰磨磨叽叽站那儿的小家伙,“还愣着干吗?回去换衣服,擦点药再出去!你看看你这臭丫头,不就摔了一下嘛!这脸都皱一块儿了!想当年,你师父我被你师公追着打,从这个山头打到那个山头,莫说是个屁股,连脸都摔青了,也没见像你这样!哪有那么痛,哼!!”

  藤萝一脸无语地望着那方,嘴角几不可察地微微抽搐了一下,转头看向逆天时,却见她美眸之中渡上了一丝暖意。

  “还有啊!你以后给我好好带着你师妹,别尽教她些邪门歪道,当年这孩子刚来的时候,我记得没那么多话啊!人也老实!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?成天随你嬉皮笑脸的!”老头碎碎念着,背着手走入竹楼,虽然满嘴都是牢骚,但眼里那抹笑意却是擦也擦不去。

  眼前的小玄凰跟逆天记忆中的那个人儿,完完全全重叠在了一起。

  只见她龇牙咧嘴不住摸着她疼痛难忍的腚,边走边嘀咕道,“我好不容易把那家伙哄得开口说话了,混熟了话多了,这不挺好的嘛,至少比绷着脸七天不讲一句话时可爱多了。哼,你以前瞧她瘫着张脸木无表情的,不还担心地茶饭不香,三天两头带人去看心理医生的么。”

  那老头儿,小玄凰撇了撇小嘴,不乐意地咕哝道:“口是心非也是病,得治!好好滴治疗!”

  叨咕着步向竹楼,半途又转过身去,朝着逆天隐藏的方向望去一眼,心中略觉得奇异地皱了皱眉,略一思忖竟转过身来,一步步向着逆天所在的那几棵枝桠茂盛、华盖参天的树木走去。

  方才,好像听到有人的笑声呢?小玄凰拨开茂盛的枝叶,望着树后一片空荡荡的林地,略微挑了挑秀气的眉。

  唔,看来是她听错了!

  “嫂子,我们出来了!哈哈哈,我们终于从那个封闭式的破秘境出来了!!哇哇哇,还好还好,有惊无险。”当逆天再次睁开眼时,便听到耳畔传来藤萝兴奋地叫声。

  逆天眸光一转,向着四周打量了一圈。

  只见原本众人所坐的那一个个光团尽皆化为乌有。整片姹紫嫣红的光雾之海,竟也似全部蒸腾挥发掉了一般,完全不见了。

 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,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原。

  视线是非常的开阔,一眼望过去,平原空空荡荡根本瞧不见尽头。

Category: 未分类

标签:

头像

- 2020年9月19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