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院

听到这里,叶珞的脸上非但没有鄙视的表情,反而越发的凝重了起来。

吃喝嫖-赌?

夜夜新郎?

恐怕不是吧,三叔是在建立自己的情报关系网,搜寻他老婆的下落。为了孩子的娘,他也真是够忍辱负重的,爷爷的毒打、族人的唾骂,一概无视。

“三叔是条汉子。”

最后,叶珞给出了这么条评价,“我很佩服他。”

叶孤城的眼角和唇角抽了抽,极为无语地扫了老姐一眼:“不是吧?姐你竟然称赞三叔?他在床-上是条真汉子,这个我倒是认同,要不然全京城的妓-女也不会那么喜欢他。”

叶珞微微一笑,揉了下弟弟的狗头,也没多解释什么。

她相信,有朝一日,孤城明白真相之后,也会对三叔改观的。

就这么一路走着聊着,到了枫叶阁。

天色已晚,白霓裳已经睡了。空荡荡的庭院里不见一个人影。

“咦?司大哥呢?”

自己做早餐爱猫少女温馨室内写真

叶孤城伸着小脑袋,四下里张望了一下,并没有发现司御天的身影,“今儿去赌坊,他就没跟着来。还以为他先回来了,想不到竟然自己跑出去玩儿了。”

叶珞倒是一脸淡然,见怪不怪了:“御也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。”

司御天又不是她的附庸,每天什么事儿都不用做,只要围着她转就行了。如果她猜测的不错,司御天来火鹤国本来就是有特殊任务的。

“yoooooooooo——”

叶孤城的脸上浮现出一个极为夸张的表情,贱兮兮的,“老姐,你叫他御?一定是我听错了,快,快来揪一揪我的狗耳朵,让我回归现实。”

叶珞满头黑线。

“Yo你麻麻个鸡啊!”

她伸出素手,毫不客气地赏了叶孤城一记爆栗,扇在了他的狗头上。

“嘿嘿~”

叶孤城捂着脑袋上的包包,依然是满脸贱笑,对着老姐挤眉弄眼,“你们俩有进展了呢。真是好,我要有姐夫了。”

叶珞的耳根一热,又踹了弟弟一脚:“还早着呢,睡觉去吧。明天是前三甲争夺赛。好好休息。”

当然,踢的并不重。

这小子虽然是小恶魔本质,但是她还是心疼他的,舍不得真揍。

“知道知道。”

叶孤城那张极具欺骗性的正太脸上,浮现出一个纯洁乖巧的微笑,“姐姐也要早点睡哦,不要等司大哥等的太晚哦。记得把窗子打开,我相信司大哥夜里回来一定会翻进去的……”

下一秒钟——

“啊啊啊!我滚我滚!我这就麻溜的滚粗!”

叶孤城抱头鼠窜,躲避老姐的攻击,“跐溜”一下跑远了,躲回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看到小兔崽子抱头鼠窜的背影,叶珞扬起的小拳头最终还是放了下来,樱唇边上扬起一个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宠溺的弧度。

**

沈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。

本来像叶族年会大比这种赛事,他作为京城有点名望的贵族,只需来一趟捧个场就行了。可他却管不住自己的脚,天天往这儿跑,天没亮就到了,天黑了才舍得走。香蕉视院

Category: 未分类

标签:

头像

- 2020年9月20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