玫瑰app

“咦?这位杜大人这么早就来翰林院应卯了?”史官修撰王林芝见着有下人搬着书案进来,不禁讶然道。

“下官见过王大人!您还不知道吗?杜大人就是今日来翰林院应卯!”刘攥边指挥者几名下人将书案摆正,边对刚进班舍的王林芝回道。

“王兄许是昨儿才结束了探亲假,两个多月不在京城,想是还未关注此事!”此刻班舍中另一名修撰付原笑着对孔目刘攥说道。

“原来如此!下官记得的,前段时日王大人回乡探亲去了。”刘攥又指挥着一旁的下人在书案上摆上文房四宝,平日里只要有新晋官员来,为官员准备齐整,是他的职责。

孔目只是不入流的官职,连个九品都不是,从六品的修撰对他们来说,已经是不小的官职了。

王林芝走到自己的书案前坐下,心中有些不快。他们这班舍一直是他和付原一起办公之地,从未有过其他同僚,如今却要添一人。

杜尘澜的大名他是听过的,今年的新科状元郎,不论是朝廷,还是坊市,都有许多他的传闻。而状元被钦点为修撰,这是朝廷的惯例。

“两位大人,这里已经整理妥当。若是您二位无事吩咐,那下官这就告退了。”刘孔目觉得屋中的气氛有些怪异,见安置地差不多了,立刻对两人提出告退。

“也没什么事,刘孔目自去忙吧!”付原等了半晌,又看了眼默不作声的王林芝,而后笑着对刘孔目说道。

刘孔目不禁松了口气,这位王大人的脾性有些古怪,但对方最近似乎寻到了靠山。因此,他也不敢将人得罪了。

王大人不为难他,他就要谢天谢地了。只希望新来的杜大人与付大人一样,是个平易近人的性子,刘孔目在心里祈祷着。

……

路边的绝美少女让人留恋

“从今日起,你就是我翰林院的官员了。听皇上时常夸赞你,说你文采了得,故才钦点你为状元。想来也是学识渊博,文采雯然。不过,既然成为了翰林院官员,那日后自当勤恳兢业,孳孳矻矻,为朝廷效力。”翰林院学士于晋升打量了杜尘澜一眼,而后劝勉道。

“是!下官定当努力进取,克勤克俭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”杜尘澜恭敬地行了一礼,随后应道。

“嗯!”于晋升对杜尘澜谦逊的态度还算满意,他见过不少年少成名之人,都多少带着几分矜骄。眼前这少年倒是不骄不躁,也难怪皇上对他这么看重。

“另,本官十分厌恶搬弄是非、妄口巴舌之人。希望你日后能谨言慎行,莫要无故挑起事端。虽是少年人,但也不可妄言。已经入仕,便不可再恣意妄为,为官本分尽职才是首要。”

于晋升此刻脸色微沉,神情十分严肃,望着杜尘澜的眼神也是几分压迫。

杜尘澜连忙表态,“下官是新晋官员,唯恐多生事端,自当讷言敏行。只是下官笨嘴拙舌,就怕惹了他人不快。不过请大人放心,下官绝非扶瑕擿衅之人。”

刚见着这位于大人时,对方的态度还算和蔼。只是这后两句,却是对他的警告。杜尘澜之前打听过这位于大人,这些年为官的口风还算端正,并非小人。

他唯一能想到的,是已经有人在这位于大人面前搬弄是非,告了他的黑状。因为刚才他明显已经能感觉得到,对方这几句不是一般的告诫。说得很是郑重,就是冲着他来的。

于晋升闻言眯了眯眼,这是说若惹了别人的不快,也不是他主动挑起的?好一张利嘴,于晋升又重新打量了杜尘澜一番。

“这两日本官让刘孔目带你熟悉一下翰林院,至于差事,等过两日再布置。你才刚入翰林,有些差事还得找人指点你。”

于晋升不打算为难杜尘澜,皇上已经摆明了要重用杜尘澜了,他何必与杜尘澜过不去?

他虽是太子近臣,但也只是正五品。杜尘澜得了皇上的青眼,日后前程差不了,他可不想给自己树敌。朝堂中的是是非非,他一个五品小官掺和不了。只要无人将火引到他身上,那就与他无关。

“多谢大人指点!”杜尘澜见于晋升端茶送客,连忙出告辞。

他甫一出屋子,就看见一名身着绿袍的男子正站在屋外看着他走出来。

杜尘澜看了一眼对方的官服品级,不是九品,就是不入流,想来这位就是于晋升口中的刘孔目了。

“下官翰林院孔目刘攥见过杜大人!”刘孔目见着杜尘澜出来,立刻上前行礼。

刚才匆忙瞥了一眼,一声青袍穿在对方身上,却衬得对方肌肤白纸若曦,潋滟的眉目如朝阳照射下的湖光山色,令人炫目。

这杜大人果然如传闻一般,是个好相貌。只是瞧着眉眼有些冷峻,不好相处的模样,他心中不禁打起了鼓。

“原来是刘孔目!”杜尘澜微微一笑,也打量了一眼此人。年过三十,脸颊圆润,肌肤白皙,笑起来脸上还有一对酒窝,让人观之和善可亲。

“之前大学士于大人吩咐过下官,说是这两日由下官陪您熟悉一下翰林院,下官便在此候着。”刘孔目见着杜尘澜语气和善,态度也算和蔼,终于松了口气。

“有劳了!”杜尘澜点了点头,这翰林院大大小小不少官员,这两日必然是要去走访一番的。

“您应该还未去自己的班舍吧?下官先带您去班舍看看吧?”

杜尘澜跟着刘孔目往自己日后办公的地点走去,一路上他问了不少问题,对方都耐心解答了,对他也算热忱。

“您现在所在的班舍中有两名修撰大人在了,咱们翰林院之前散馆,没留下多少官员,目前史官修撰就只有您和王大人、付大人。您三位暂且安排在一间班舍,不过那班舍很大,不会妨碍您和两位大人做事。”

许是见杜尘澜有些好说话,这刘孔目便比之前少了些拘谨,话也多了些。

杜尘澜从他的信息中听出了两个信息,三人一间班舍,不管多大的屋子,日子久了,难免会有些矛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