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象直播tv破解步骤

  “这个也不能说?”柏小妍死死地皱着眉头,唇边带着一丝丝的嘲讽之意,“你我之间已经存有这么多的秘密了,已经不再是曾经亲密无间的师兄妹了。”

   “不,然然,我不说当是为了你好。”何冥幽急切的解释道,只有在柏小妍面前,他才会出其的有耐心,可是然然问的那两个问题,他真的不能说。

   “为我好......”柏小妍失声一笑,随即抬头,盯着何冥幽揽着她的双手喝道,“何冥幽,你若再不放手,我便喊人进来了。”

   柏小妍向后踉跄了几步,盯着眼前的男人,记得曾经连她面对这张极度绝美的容貌都要嫉妒上几分,也是这张熟悉到不能够再熟悉的面孔,如今却是变得如此的陌生。

   “然然,除了这两件事,我真的无法告知以外,其他的事,你若心有疑虑,我必当如实回答。”何冥幽一脸真诚,望着柏小妍的眸中充满了宠溺。

   “好,那我问你,听闻魔尊每年十月便是离开一个月之久,你可是除了魔宫还有其他老巢?”柏小妍挑了挑眉梢,丝毫没有任何顾虑,仍是咄咄逼人的问着。

   何冥幽面色惊疑之后,便是一阵儿哑然失笑,这个小丫头,所问的每一句话都是如此的尖锐,令他招架不住。

   “是。”何冥幽点头叹了叹,他答应过除了身世以及背后之人的事情不能说以外,其他的都会如数告知,这件事虽有关联,但他还是要如实回答。

   “在哪里?”柏小妍接着追问。

   “在灵幽山。”何冥幽好似被审讯的犯人一般,老老实实的站在柏小妍的面前,她问什么,他便如实的回答什么。

   “灵幽山?”柏小妍轻挑着眉头,“可是平阳县西边郊外的那座灵山?”

   “连这个你都知道?”何冥幽一脸惊诧,他本以为即使说出位置,然然也不会知道在哪,索性便是如实而说了。

   卷发美女粉色连衣裙完美身材优雅气质写真图片

   柏小妍凌厉的杏眸自眸眶中不停地转了转,这灵幽山她是从陶安泰的口中听说过,传闻这平阳县乃是一座面积较小的小县城,可是旁挨灵幽山,依山傍水、物产丰富,使得这座小小的县城富裕程度竟是堪比京都,这座灵幽山在平阳县向来被誉为灵山,有求必应,传闻那里,若是哪家收成不好,便去这山下土地庙求上一求,待到明年,绝对是大丰收之季,若是哪家姑娘姻缘坎坷,嫁不出去,再去这土地庙上求上一求,不出三日便会有良缘上门提亲,这座灵山早就被传的神乎其神,柏小妍本是看不上眼,认为不过是那里的人过于封建迷信罢了,没想到这灵幽山竟然会是魔宫的另外一个老巢,这么说来,那平阳县的人恐怕不是迷信,而是这其中自有蹊跷了。

   柏小妍缓缓一笑,面色之上也不免露出了几分喜色,随即她抬头继续问道:“我再问你,当年陶家百余口人灭门惨案,可是你做的?”

   “然然,这你就冤枉我了,当年发生陶家一案,我都还没有出生呢。”何冥幽撇了撇嘴巴,摊了摊手,面露无奈之色。

   柏小妍垂了垂眉,他说的也对,当年陶家一案,何冥幽还没有出生,更何况就算是出生了那个时候他也在现代,怎么会有机会在这里率领魔宫众人屠杀陶家呢。

   “那,是谁?”柏小妍试探性的问道,凶手怕会是魔宫的前一任魔尊,而前一任的魔尊说不定就会是何冥幽现在背后之人。

   “这个......我是真的不知道。”何冥幽摇了摇头,这话他说的可真不是假话,关于当年陶家一案他的确知情,可是至于究竟是谁统领屠杀陶家满门的他还真的没有仔细打听,甚至他也不知当年究竟为何要屠杀陶家满门。

   柏小妍眸子又是不停地转了转,好似在分析着何冥幽此话的真假,思索了半天,虽没有什么眉目,但她心中同样欣喜万分,能从魔宫内得到另一个老巢的位置已经是她的意外收获了,甚至她有时候会在想,若是魔尊不是何冥幽,那她现在恐怕早已中了洛丞相的计谋,葬身尸海之中了。

   “然然,跟我回魔宫吧,此番找到你,我真的不想再与你分开了。”何冥幽一脸真诚,终于说出了今日来此的真正目的,他寻了柏小妍许久,如今终于寻到了她,他说什么都不会再让她跑掉的。

   柏小妍满是惊愕,随即浅笑一声,薄唇轻启而道:“你当我们是什么关系?”

   “我们自然是......”

   “师兄妹!”柏小妍呛声打断了他的话,一脸郑重其事而道,“我们是从小相依为命、一同长大的师兄妹,可是现在,你是魔宫之主,我是皇宫之主,如今我们甚至连师兄妹的关系都很难继续维持了,我是柏国皇上,我岂能与你回魔宫?”

   “你可以不做这个皇上,你与我回魔宫,你便是魔后,你我一起统领魔宫,难道不好吗?若是你真的喜欢这江山,我大可以为你打下来,你小妍可以继续统领江山。”何冥幽急切的说道。

   “你为我打下江山?”柏小妍眉眼之中忽而闪过一阵嗤笑,“这江山本就是我的,何须你再为我打下?”

   “好,我不与你争论这江山归属,你若是喜欢做这个皇上,你做便是,只是你可愿永远的与我在一起?”何冥幽紫瞳中轻闪过一丝期待,他眸光灼灼的望着柏小妍,不肯错过她面部上的任何一个神情。

   “若我说,你放弃这魔尊之位,入后宫做我男妃,你可愿意?”柏小妍皱着眉头,望着何冥幽,面色之上盛着满满的挑衅之意。

   “我......”何冥幽张了张唇,随即落寞而笑,“我自然愿意,可是现在不行,你等我......”

   “哈哈。”柏小妍忽而大笑一声,这个结果她早已猜想的到,她并非是真的希望何冥幽会入皇宫做她男妃,她只不过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,要让他清楚明白,他做不到,那么她也做不到。

   “然然,你可是有了心上人?”何冥幽隐忍过后终是将心中疑虑问出了口,他本是暖意的眸光之中略显阴戾,手掌也不由得欲要攥紧,好似只要柏小妍敢承认这个事实,他便能倾覆所有,将这里毁为平地。

   “有,如何?没有,又如何?”柏小妍自然看出了何冥幽眸中的戾气,她选择不正面回答,不过就是不希望何冥幽在心底里将陶安泰视为死敌,她不是不相信陶安泰没有能力对抗何冥幽,但至少现在陶安泰身在京都之外,忙于铁矿之事,她不希望他被其他事情所打扰,魔宫之事,日后待陶安泰归来,他们定会有归论的。

   “有,我便将他碎尸万段,没有,你便随我回魔宫。”何冥幽的语气渐渐变得低沉,他虽对柏小妍尽有耐心,但并不代表他允许她心有他人。

   “你未免有些太过霸道了。”柏小妍冷眼微瞥,口吻之中已经有了不满。

   “对你,我就是这样霸道。”何冥幽一把揽过柏小妍纤细的腰肢向前凑着,低缓的声音自她耳畔轻轻划过,“你后宫的男妃若是你自行解散便罢了,若是你舍不得,别逼我大开杀戒。”

   “何冥幽,你够了!”柏小妍死死地咬着牙,几个字仿若是从牙缝中挤出一般,如今的何冥幽,真的已经不再是她小时候认识的那个大师兄,而是如外界传闻一般,阴晴不定、手段残忍、阴狠毒辣的魔宫之主。

   “你现在不愿随我回魔宫,我可以慢慢等你,终有一日,我要风风光光的将你接回魔宫。”何冥幽无视着柏小妍眼中的愤怒,紫色的瞳孔微闪,唇角上扬,自顾自的说着。

   柏小妍眸光怨怒的瞪着他,唇角不由间划过一丝淡淡的讥讽,究竟是谁给他这么大的自信,让他觉得她最后一定会妥协!

   柏小妍唇角的嘲讽之意深深地刺痛了何冥幽狂妄的心,他再次向前一凑,紧致的红唇紧紧地贴在柏小妍柔软的唇上,不顾怀中女人愤怒的挣扎,渐渐深入,口中一股儿腥甜的液体萦绕,他浑然不觉,忽而移开双唇,自她耳边暖流而出,语气又是低沉了几分,“除非我死。”

   柏小妍嘴角渗着血迹,这一口她绝对是用足了力气。

   “明日我还会来此,直到你愿意同我离开为止。”何冥幽松开禁锢在柏小妍腰间的手臂,紫瞳闪烁,面色诚然。

   柏小妍别过头去,不予理会,她面前的这个男人,简直是个疯子。

   何冥幽矗立许久,见柏小妍那失望的眸子微垂,他心中也不由得划过一阵儿懊恼,刚刚他做的的确是太过冲动了。

   随即,他欲要上前解释之际,却见手中黑气翻滚,他暗道不好,只字未言,便转身向外纵身一跃,飞入天际之中。

   柏小妍满是怒色的盯着何冥幽离去的背影儿,手掌紧紧攥起......

   如今的朝堂之上,里里外外皆是柏小妍与陶安泰的心腹。

   自那日何冥幽手泛黑气,贸然离开后,他便再也没有来过皇宫,这也令柏小妍落得一阵儿清净。

   这日,柏小妍满是悠然的在御花园中闲逛着,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,渐入初冬,天气也是变得寒烈了起来,柏小妍虽着一身白色狐裘,但脸蛋儿之上仍是冻得微微发红。

   “皇上今日心情怎么如此的好?”柏小妍的欣悦连一向心思粗野的轻舞都感觉到了,自家皇上心情好,她的心情也不由自主的好了起来,“可是因为处置了朝中最大的隐患?如今国泰民安,四海升平,的确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。”

   “哈哈,傻丫头。”柏小妍忽而咧嘴一笑,处置洛丞相一家本就是预料中的事情,算不得什么令她开心的事情,今日她心情极佳不是过因为清晨从盂县传回了一封书信,不用想便知道此信是出自于谁的手。

   “难道不是啊?”轻舞被柏小妍的这一声浅笑,显然有些捉摸不透,那除了前朝之事,还会有什么事情能够令皇上如此开心的呢?轻舞忽而恍然大悟,她真傻,皇上笑得如此娇然,自然是因为摄政王爷了!万象直播tv破解步骤

Category: 未分类

标签:

头像

- 2020年9月9日